《百家讲坛》纪连海讲述长征故事

——六甲狙击战

  1936年4月8日,红军前往金沙江时,在普渡河一线面临被敌军围歼的险境。贺龙、任弼时命令六师师长郭鹏:“即刻率全师返回50里,越过六甲,以运动防御阻击敌人,掩护整个部队行动;将打垮敌人、撕烂敌人“口袋”的地点就选在六甲。4月9日凌晨,天空突然下起雨来,指战员们说“贺龙是活龙,无雨打胜仗,有雨更要打胜仗了。”

  接受阻击任务的红六师十七团、十八团发现敌军已进入六甲境内。六甲位于云南境内,地势陡峭,石山嶙峋,深河断谷,坡度险峻,道路崎岖,易守难攻。那状况就像是«三国演义»故事里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七擒孟获的盘蛇谷。复杂的地形再加上大雨滂沱,狭窄的山间小路,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掉入万丈深渊,前方还有豺狼般的敌人,对红军来说这是一条不归路,只能拼尽全力完成任务,一旦失败,不但十七团、十八团的全部将士性命不保,甚至还会给长征大部队带来灭顶之灾。

  我军杨秀山政委和成本新团长仔细观察了地形,定了攻守地形,制定了进攻方案;但是敌军的两个独立营作战凶猛异常,又邀功心切,发疯一般,一拨接一拨往上冲,打过来的子弹像下暴雨一样,从红军战士的头顶扫过来。半天不到,岭上的树都被打断了,山岭甚至被密集的炮弹“削”去了一层,红军的工事被严重破坏;连续的强行军,我军干部、战士得不到休息,身体极度疲劳,武器又很落后;尽管如此,当面对敌人的时候,没有一个战士感到畏惧,一声嘹亮的冲锋号响起,伴随着震天撼地的喊杀声,红军战士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,红军战士们用刺刀,枪托,拳脚,甚至是牙齿,跟敌人拼命。杀完一个又一个,所有人都杀红了眼。战士们衣服都撕烂了,他们的眼睛都是血红的,声音都是嘶哑的,嗓子里面只有一个声音“杀”。不断的有人倒下去,剩下的战士们抱着革命必胜的信念,坚持着战斗;大雨还没有停,雨水到了地上就变成了血水,汇流成河。战士的眼中只有还没来得及歼灭的敌人,心中只有还没有完成的任务。一名战士砍倒两名敌人后大吼一声冲到前面,当露出大半个身子的他砍倒第三个目标后,对面的地面上亮起一颗火花,脖颈的动脉处蓬出一大团鲜血,他一声没哼便栽倒在右侧的地面上!在他旁边的指导员刚刚从两名敌人的刺刀下冲出,忽觉下半身一沉,忙回头一看,见到战士的躯体实实的压在自己的屁股上,一张大睁双目的脸上血呼淋漓!就在指导员转头的瞬间,敌人的刺刀深深的穿透了他的后胸!

  敌军把法制燃烧弹等先进武器都用上了,不停的往我军阵地扔这些讨厌的东西,而且几乎每天都有敌人的飞机侦察与轰炸,敌机从早到晚不停的进行交叉轰炸,整个阵地硝烟弥漫,面对如此严密的封锁,红军再次陷入了困境。敌我双方势力悬殊,武器装备天差地别,我军一直处于被动的局面。勇士们在这烟与火的山岗上,高喊着口号,一次又一次把敌人打死在阵地前面。敌人的死尸像谷个子似地在山前堆满了,血也把这山岗流红了。可是敌人还是要拼死争夺,好使自己的主力不致覆灭。这激战整整持续到了黄昏。最后,勇士们的子弹打光了,蜂涌上来的敌人,占领了山头,把他们压到山脚;飞机掷下的汽油弹,把他们的身上烧着了火。这时候,勇士们是仍然不会后退的呀,他们把枪一摔,身上、帽子上冒着呜呜的火苗向敌人扑去,把敌人抱住,让身上的火,把要占领阵地的敌人烧死。……战后,这个连的阵地上,枪支完全摔碎了,机枪零件扔得满山都是,烈士们的尸体,做着各种各样的姿势,有抱住敌人腰的,有抱住敌人头的,有卡住敌人脖子,把敌人捺倒在地上的,和敌人倒在一起,烧在一起;还有一个战士,他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,弹体上沾满脑浆,和他死在一起的敌人,脑浆崩裂,涂了一地;另有一个战士,他的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。红军战士就是用简陋的武器,打退了敌人11次冲锋。我们现在想象一下,就几个人要抵抗敌人11次冲锋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?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,在我军五师第十四团的及时的援助下,敌军最终败下阵来,溃不成军了。这胜利来之不易啊!很多战士才不过十七、八岁啊,就这样付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,我们不知道这些战士的名字,但烈士的英魂将长存!

  六甲阻击战,给滇军孙渡纵队以重创,有力地掩护了主力红军的行动,粉碎了敌人企图歼红军于普渡河以东、功山以南的计划。六甲之战,是红二、红六军团长征过云南在寻甸六甲打的一次阻击战,这次战役成功粉碎了敌人围歼红军的计划,使红军得以从容调整部署,为佯攻昆明,横扫滇西之敌创造了条件。用当年贺龙总指挥的话说,这是一次“撕破敌人口袋”的漂亮仗。